平码独平一码
校網導航 網站地圖

高教視野首頁 > 快速通道 > 高教視野

許國璋外語教育思想梳理

    來源:《光明日報》(2015年12月22日14版)     作者:沈騎    編輯:樊朝剛    時間:2015年12月23日

  許國璋先生是我國著名教育家,語言學家和語言哲學家,他研究領域廣泛,著述豐碩,體現出一代學者和大家風范。許先生數十年嘔心瀝血,桃李滿天下,培養大批外語英才;他主編的《英語》教材,因材施教,特色鮮明,四十年經久不衰;他傾力打造《外語教學與研究》學術重鎮,推陳出新,品味高雅。近日重讀先生文字,感觸最深的是許先生始終站在時代前沿,以一個知識分子的責任感和使命感,高瞻遠矚,以外語教育戰略家的眼光和思想,深刻思考中國外語教育與國家發展的戰略關系,明確指出中國外語教育改革的時代使命與責任,對我國外語院校在新時期事業發展和改革都具有重要學習和借鑒意義。
  維護與拓展國家利益的辦學觀
  外語院校是中國高等教育發展戰略中專業特色鮮明,承擔國家重要使命和責任的辦學機構。自新中國成立以來,外語院校勵精圖治,自力更生,極大推動中國外語教育事業發展,為國家外交戰線和現代化建設輸送了各類外語人才。改革開放以來,外語院校更是順勢而為,做大做強,在辦學規模、教學層次乃至科學研究等方面都取得長足進步,在中國高等教育改革大潮中“獨樹一幟”。然而進入新世紀以來,在高等教育國際化大潮中,不少外語院校受制于體量較小,經費有限,學科單一,師資匱乏等現實問題,面對時下五花八門的大學“排行榜”和一組組的量化指標,確有“亂花漸欲迷人眼”之勢。那么在新形勢下,外語院校何以躋身世界一流大學,建設一流學科?
  許先生指出,“外語教育是事關國家利益的大事,外語教育的培養目標應該服從國家利益,從國家利益去考慮外語教學方針,凡涉及國家民族利益的大事,我們決不可因為過去是怎樣做的,因循守舊,不思改革,而應該急趕直追”。我注意到這是許先生在1978年全國外語教育座談會上的發言內容。1977年7月至9月,鄧小平同志幾次和國務院以及教育部領導談話,多次作出教育改革的指示,并指出要加強外語教學。自1978年開始,中國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之下,打開國門,開始融入國際社會,接受全球化的挑戰。國家經濟、科技、政治、社會和教育等諸方面都開始進入高速發展時期。在這樣的歷史轉折時刻,經國務院批準,教育部于1978年8月28日至9月10日在北京召開全國外語教育座談會。這次會議意義重大,影響深遠。會議提出加強外語教育的建議,明確學好外語以汲取外國科學文化知識是一項“政治任務”。中國外語教育由此迎來繁榮發展的新局面。1992年,許先生在外語界率先發出“外語界知識分子應該如何面臨這個新時代?”這一振聾發聵的時代命題,同時提出外語界需要“自省自強”的號召。
撫今追昔,許先生關于外語教育與國家利益關系的論述,對于外語院校在新時期的發展具有重要啟示。在不同歷史時期,外語院校的責任和使命因時代而變化,但都要時時刻刻服務于國家和社會整體發展戰略,與國家的戰略定位互動發展,維護和拓展國家利益。在新形勢下,隨著國家綜合國力的不斷提升,以及“一帶一路”和全球治理等國家戰略任務和方針的提出,我們深感外語院校要從過去為“引進來”戰略服務轉向為國家“走出去”戰略轉型服務,提升國家全球治理能力,為中國在“一帶一路”上國際行走服務,傳播中國聲音,講好中國故事,為“一帶一路”新格局架設中國走向世界的“橋梁”。
  借鑒與會通中外文化的治學觀
  許先生學貫中外,他的治學之道令人欽佩,對于外語院校學科創新和科研發展具有重要借鑒意義。第一,在治學態度方面,他嚴謹治學,精雕細琢,注重文本力求精準,他曾對某些已有定譯的術語進行重新思考,經過自己對中外考據和比較給出新的解釋。第二,在治學內容方面,許先生提倡學術爭鳴,鼓勵學術創新,他曾給美國語言學家喬姆斯基致函,與之商榷語言學理論問題;他還撰文向國內介紹社會語言學這一學術新方向,支持跨學科領域研究,他涉獵廣泛,研究領域早已突破傳統語言學和文學的學科范疇,終成大家。第三,在治學取向方面,許先生堅持中國本土立場,力主揚棄吐納中外文化,既不盲從西方理論,也不“坐井觀天”,固步自封。僅就語言哲學研究來講,他不僅熟稔西方古典思想,還深諳中國傳統語言哲學精髓,積極對外傳播許慎《說文解字》的堂奧,真正走出借鑒與融合中外文明、會通與超越中外文化的治學新路。這些治學精神,對于當前外語院校整合學術力量,拓寬學術視野、凝練學術方向,培育高水平科研成果,實現跨學科創新發展都有直接指導和借鑒意義。
  變革與創新外語人才的教學觀
  培養外語人才始終是外語院校“安身立命”之本,但是,不同的時代對于外語人才的需求和定位并不盡然,外語院校的外語人才的教學目標也應與時俱進,滿足國家和社會的重大現實需求。早在改革開放初期,許先生就對外語院校只重視培養“翻譯干部”的做法提出不同看法。1992年,他深刻反思“外語界人才,只要求你會外語,此外別無所求”的培養目標,警告外語院校這種單一狹隘的培養模式會導致“生源愈來愈狹窄,檔次愈來愈低,陷于困境而不知自拔,背于時代而不知轉身,徒喚奈何而已”的現實困境。他更是發出“我們不曾聽見培養出英國通,美國通,法國通,也沒有聽說有什么國際法專家,海事法專家,保險法專家,只聽見培養出翻譯干部”的質疑之聲。許先生這一系列觀點充分體現出他超前敏銳的洞察力和戰略眼光,是對外語院校人才培養模式和教學目標提出的“忠告”。在新時期,我們需要及時正視并反思當前外語教育中存在的思想落后、觀念滯后、理念陳舊以及缺乏現實觀照的學科本位問題,改變傳統拘泥于語言技能訓練的人才培養模式,要培養出更多的國際化通才,培養“全球治理人才”。在此基礎上,我們更要滿足“一帶一路”建設對于高層次國別、區域、領域專才的現實需要,變革和創新外語人才教學目標,培養“多語種+”的新型外語人才,這是時代的迫切使命,也是我們外語院校對時代應有的回答。(作者單位:上海外國語大學)
 

平码独平一码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19069 新时时彩在线 2019年马会地道龙 网上直播刮刮乐 幸运赛车开奖软件下载 二八杠麻将玩法 排列三组选奖349前后关系 吉林市时时彩开奖现场 新推出的网页游戏 36选7推荐号码预测